爱情永远比婚姻圣洁,婚姻永远比爱情实惠

    林微记得那天是她刚刚拿到毕业证的日子,也是她结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那天天气异常的热,属于盛夏的的闷热与狂躁炙烤着地面,她与苏北就呆愣的站在民政局的外面。苏北身著休闲装搭配着一双运动鞋,而她则是一身白色T恤外加一件蓝色牛仔裤,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。

    他们站的距离不远,不多不少中间刚好还可以容纳下一个人。两人局促的呼吸着,不时的对上旁边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结婚的,带着一颗莫名其妙的心情来结婚。再过一会儿身旁的这个男人就会是她的丈夫了,林微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向旁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"苏北,想清楚了吗?进去了可不许反悔。"

    林微问,可天知道她此刻的心情,七上八下的,内心矛盾的很。她一方面希望苏北答应,可一方面却也希望苏北反悔。

    苏北转头,看向这个比自己矮了10公分的女人,然后不自觉的叹了口气。他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结婚?没人会相信的,可事情就是发生了。如果两天以前有人问他会和林微结婚吗?他的答案一定是不会。但是经过昨天,让他们两个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。

    "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结婚。"

    苏北回答,答案却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的。

    这并不像是即将要结婚的人所说的话,可苏北却说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结婚。这对于林微来说该是难堪的。

    只是林微却笑了,她的一双美眸直盯着苏北,紧实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"那就走吧。"

    她冲苏北笑着,毫不客气的挽上苏北的手。苏北愣住了,好一会儿脚都僵硬在原地,无法动弹。林微竟然没有生气?这倒是少见的。苏北挑眉,有些奇怪的看着林微。

    "怎么?反悔了?"

    林微还是笑着,不过眼神却有些闪烁,像是松了口气般,可才不过片刻她却冷了一张脸。两人经过了几番挣扎才各自从家里偷出户口本跑来民政局的,她可不想到了现在什么都没干就又跑回家。

    "苏北,你丫的敢反悔试试看,当我林微什么人?"

    她放开苏北的手,有些气闷。苏北就这沉闷的个性让她不舒服,两人认识这么多年了,从小时候到现在她就从没觉着他像男人过,温润的个性使得林微气结。

    苏北不答话,只是怔怔的看了林微好一会儿。她就是这样火爆的脾气,自我的性格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。也莫怪她这样,毕竟她是出生在军人家庭,强势的性格跟她的父亲林震南还真是如出一撤的。

    "微微,我说过,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结婚。"

    苏北将林微拉至身前,看着林微的眼睛。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她,从小到大他就没觉着她像女生过,每次遇见不是看见她打人就是看见她欺负弱小。只是现在看着她竟然觉得他眼前的这个人是女人,一个即将成为他苏北妻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原来她也是有一张清秀好看的脸,殷红的唇因生气而微抿着,看得苏北有那么一刻是迷惑的,只是再看向她的眼,苏北却不住的叹口气,她的眼太过锐利让他刚刚才发觉对她的好感也在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"告诉我,你不会后悔?"

    苏北小心翼翼的问,有些许的不安。

    林微突然撇开苏北的手哈哈大笑起来。她会不会后悔?这也正是她想问他的,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后悔的余地了。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,更像是一场赌局,一旦开始了就没有中途喊停的。

    "苏北,我林微,要跟你结婚。"

    林微看着苏北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着。要是没有昨晚,他们可能现在会喊停,可昨晚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让他们俩遇见了,那么现在又有什么好反悔的呢?

    "好。"

    苏北点头,拉过林微的手走进了民政局。

    那天,林微永远记得那天,她与苏北结婚那天她才刚从大学毕业不久,他们是偷偷的拿了家里的户口簿去登记的。

    他们还拥有了独立的户口簿,户主是苏北,配偶栏里的名字是林微。她还记得,那年她才22岁,苏北24岁,都还很年轻,可是他们却结婚了。

    没车没房没婚礼,甚至,没有人知道他们结婚了,无名指上也光秃秃的。唯一能证明他们合法关系的就只有那本九块钱的红本。

    那天他们告别单身,放肆的在彼此身上寻找安慰,那天他们相拥着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林微说,苏北我不爱你,那么你呢?
婚昏欲睡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