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否认,媒体的反应是强烈的,甚至快速。在林微还没准备好之前,就直接给她来了一个大大的打击。关于黎宏的问题满天飞,甚至连带着黎浅也一并被报道出来,尽管一直有人在压制。可那消息还是如洪水猛兽般席卷而来,让林微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找过林震南,可林震南的口风紧的很,还一直说他是按照程序办事。林震南是公安局长,做的也不过是份内之事。她也试着找苏铭,可苏铭一直不在家,去市政府又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其实到后来,林微也渐渐的明白了,就算是他们肯见她,她也做不了什么。黎宏死了是事实,操作有问题也是事实。他们现在是能将问题降低到最低就怎么弄。哪里还会管其他的。

    苏北最近也一直不回家,回家了两人就吵架。半个月后林微去了医院看黎浅,她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只是那脸色依旧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见到她进来时黎浅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似乎是将林微当做不存在一般。半个月来,林微一直没敢来见黎浅,一般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关系,另一方面却是她无法面对黎浅。温暖这一段时间也很不能理解她,虽然面上没说什么,可林微知道温暖的心里过不去,她同样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"妖妖,你别这样。"

    林微无力,最近的她真的很累,不希望在见到黎浅的时候还是这般的累。

    "我们,不能回到以前吗?"

    "回得去吗?林微,你总爱自欺欺人,明知道不可能,还是自我麻醉。"若是能,她也想回去,多年以前那个没有烦恼的黎浅。可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怎么也过不去。

    "你知道这半个月来我怎么过的吗?我拼命的不去关注外界的事情,就是怕一旦知道了,我就活不下去了。"有些事情,林微不想让她知道,温暖也尽力瞒着她,可她不是傻子,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怎么可能会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那天景莫黎找到她的时候,她就知道了,她这余下来的生活里注定再也不会太平。她想过要去死,可她不能死,她的命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留给她的,当然也是那个男人所赐。她发誓,她一定会讨回来的,一定会。

    她知道景莫黎来者不善,可她管不了那么多。景莫黎那女人,不就是觊觎苏北吗?她的眼光不远,却想利用黎浅。黎浅没有拒绝,毕竟,人在绝境的时候总要攀住一个可以求生的东西。而她选择了景莫黎,尽管这个女人不可靠。

    "你知道了?"

    林微颤抖的声音表露了她此时的心境,她敢说,此时的她真的是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。这样的人生真的很累,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"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林微,你还在祈祷我会原谅你或者把你当成朋友吗?不,早在林震南跟苏铭弃了我父亲的时候我就跟你形同陌路了。"黎浅道,苍白的脸上有着绝望。那是对人性的失望,林微怎么会看不懂。

    "你放心吧,我不会死的,我没那么傻,我要过得比你们谁都好,你看着吧,苏铭跟林震南会遭报应的。"

    她说,笑靥如花,可那笑却叫林微胆战心惊。她想要靠近,可不得不慢慢退去,这样的黎浅是她陌生的。林微曾想过无数回她们反目的情形,因为林方沛。可到底她们还是紧紧相依,那么现在呢?黎浅的恨那么深,她怎么还能祈求黎浅的原谅,她能还给黎浅一个父亲吗?甚至,她脸林方沛都还不出来。

    "你走吧,林微,我们从今以后形同陌路,井水不犯河水。"

    她,终究是不忍与林微为敌,可她做不到原谅林微。她的父亲就死在了狱中,而间接还是他的人就是跟林微关系最为亲密的人。她,怎么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"妖妖,真的要这样吗?我们……"

    "难道你还想要我跟以前一样?你未免也太好笑了吧!"黎浅嗤笑,看着已经整理好的行李一眼。好,既然她不走,那么她走总行了吧。

    "妖妖……"

    林微伸手,抓住了黎浅的手,却被黎浅狠狠的瞪了一眼,缩了回去。只是那双眸子里却是不忍,黎浅转头,故意忽视了林微眼里的悲伤,就算她不知情,她也做不到原谅。人,从来都是自私的,她自私的接受不了,林微自私的勉强她接受。

    "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"

    提起行李,黎浅毫不犹豫的转身,然后消失在了林微的眼前。林微望着她消失的地方,最终还是哭了出来。她知道黎浅这样做的目的,她也理解,可她很自私,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"妖妖,要是你过的幸福,我会祝福你的。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看着杯里的酒,淡蓝色的。林微瞧了许久,最终还是拿起酒杯喝了一口。火辣辣的味道直接袭击了她的感官,然后触动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婚昏欲睡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