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初她只是以为自己看错了,可没曾想到苏北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刚刚那门口的身影还真的是他?

    "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?"

    对于苏北的出现,林微也有几分考究。此时两人正坐在计程车上,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说话。要不是林微沉不出气,这会儿两人怕是还是一句话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"颜穗说你喝醉了!"

    是了,肯定是这个理由,不然苏北不会来酒吧找自己的。你是在期盼什么?

    林微嘲讽了笑了一会儿,对上苏北的眼睛,似乎是想从他的眼神里瞧出些什么,可无奈,除了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,她甚至看不到别的表情。

    "哦!"

    大概了醉了,也或许是她懒得继续跟苏北在这里,你问一句我答一句的,林微闭着眼睛,然后缓缓的向后座的靠垫上仰去。

    苏北叹气,过了一会儿才转头看向林微。这会儿的她早就没了方才的气焰,看着她缩成一团的靠在垫子上,她似乎睡得不怎么安稳,整个人都呈现出一股戒备的模样。她紧缩的眉头,嘴里不时的呓语着。因为声音小,苏北听得并不怎么真切,待到想要靠近了去听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女人哪里是说什么,明明就是在哼歌,只是乱七八糟的他还真是听不出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的时候苏北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林微,可最后还是没有叫醒她。付了钱苏北抱起这个瘦弱无骨的女人,实在很难想象此时安静的躺在他怀里的会是平时剑拔弩张的林微。从小到大,除了跟尹安晨那会儿,他就没见过林微哪回斯文过,不过,此时她安静了苏北倒是有些不习惯了。摇摇头,看着怀里的林微,苏北无奈的笑了出来,看来自己还真是有了受虐倾向,不然为什么会喜欢林微胡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方桌子,五张椅子,林微瞧着这阵仗着实觉得奇怪。要知道她没回回家总是三张椅子,并不多余,可这会儿瞧着就是那么碍眼。

    林微被许怜一把拎起就捉到厨房里帮忙,而林震南这会儿还在局子里,说是案子还没有办完。百无聊赖的看着自家老母在厨台上忙活,而林微的手却也没有闲着。她回家,许怜就没有一次放过自己的。洗菜?也不知道她洗的菜能干净么?能吃么?

    "我说,妈啊!"

    林微收回手,那未干的手在空中这么一甩,然后拉起许怜的围裙角就擦。许怜嫌弃的推开想要凑上来的林微,面上一恼,眉头紧紧的皱起。

    "去去去,边儿去,别碍着我!"

    没瞧见她正炒菜呢么?就这么凑上来,也不怕弄到她。这女儿啊,这么大了怎么这么不省事。许怜一边埋怨一边还拨弄着她手里的锅铲,瞧着这菜也差不多可以了,才指挥着林微去旁边的橱柜里去拿盘子。

    待到菜装进了盘子里,许怜拿起毛巾擦拭了盘子的边角才叫林微端去饭桌。

    "什么事儿呢?!"

    看着林微那迟疑的模样许怜皱眉,真是不知道叫她进厨房是对还是错。瞧瞧她,什么忙都没帮上,倒是添了不少乱子。白菜才洗了一半,芹菜梗也没拨弄干净,牛肉的纹路也没有切对。说真的,她真是打心眼儿里怀疑这个宝到家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。

    "今儿个谁要来?"

    问出了疑惑,林微一手掰着菜叶子,一手关掉了水龙头。可许怜的手却在这个时候顿住了,一味的盯着空无一物的锅发呆,直到那锅底烧红了,发热了,许怜这才怔忪的反应过来。慌乱之中抬眸,那眸子里竟然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林微不傻,看着许怜的模样大概就猜到了许怜有事瞒着自己。可到底是什么,林微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她一星期也差不多才来一两次,许怜跟林震南应该不会叫上别人才对。要真是叫人,那么也只会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林微放下了手里的菜叶子,直勾勾的看着许怜。她想要亲耳听到许怜说,她不相信自己的父母亲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摆自己一道。

    "妈,我不傻,您说!"

    林微说着话的时候特镇定,就好想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,可许怜分明在林微的眼里看到了闪避。林方沛,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,他跟林微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。所有的人都以为林微已经好了,已经不在乎了,可当这个人出现在大家面前时,林微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许怜叹气,为这一段孽缘而叹息。

    他们何尝不知道经过这么多年,或许林微早就不爱林方沛了,可当时的恨却被她留下了。无辜的牵扯进来的黎浅,也不知道如今怎样了。

    "微微,你也不小了,有些事情也不需要妈妈来教你了,可你该知道要怎么做!"

    她这样的性子跟当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婚昏欲睡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