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3章 想要,不是能做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龙猷飞问道,眼中掠过厉色。

    安馨这么一问,他的脑子里立马就涌现出了N种对他不利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宇文皓吉现在在金向日的手中,你没有发现他消失了好几天了吗?金向日知道你在乎宇文皓吉,但是他在怀疑你,如果他觉得你有二心,那么,他第一个,就拿宇文皓吉开刀。所以,龙猷飞。你如果把我送进监狱,那么,我保证,金向日会把宇文皓吉送进地狱。”

    白汐看龙猷飞眼中闪过慌张,瞬间,又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嗤笑了一声,“你觉得你在金向日的心中那么重要?他会为了你得罪我?送去地狱,呵呵呵呵,他是一个有基本智商的人,损失了你,就不会想要再损失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把我送去监狱了,金向日还会用你,既然不用你,得罪你又怎样?哦,对了,你那么有能力,他还是会用你的,只是,你的那位朋友,可能就少不了苦吃,金向日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,龙猷飞,你确定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白汐,损害朋友,损害自己的利益?”安馨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猷飞沉默着,紧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白汐望着龙猷飞那张严峻的脸,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越是在高处的人,就越不可能是傻子。

    安馨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,权衡利弊,拿捏分寸,布局精良,口才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龙猷飞沉默了十秒,说道:“我说过,只要你的道歉,你扯的太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道歉,你是站在金向日这边的,理应给金向日面子,道歉这种事情,不适合我。”安馨冷酷地说道,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龙猷飞拧眉,眼中消逝不去的寒气,看向白汐,“我保证,在你有生之年里,她会比现在凄惨十倍。”

    龙猷飞这句话的意思是,这次要放过安馨。

    她知道,宇文皓吉,对龙猷飞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战友,恩人,唯一认可的朋友,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份录像,我暂时留着,等你救出宇文皓吉,我相信,以你的能力,很快就能救出宇文皓吉的。”白汐说道。

    有些失落吧,毕竟,看着可以把安馨绳之以法,却也眼睁睁地看着她狡猾的溜走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,把另外一个人的生死看太清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,我想要休息了,头有些晕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白汐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是真觉得头晕,脑子里闷闷的,很疲倦,不管是精神上的,还是身体上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,好好休息,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。”龙猷飞承诺道。

    白汐轻轻地点了点头,打开了房门,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还有,谢谢。”龙猷飞意味深长地说道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汐关上了门,低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谢什么?

    谢她的仁慈?

    以前外婆总是说,给人转身的余地,自己也有大道可以走。

    她没有外婆的智慧和豁达。

    孔子说: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。

    她现在都有些迷惘,她的仁慈,和宽恕,是对的吗?

    晚上

    她做梦了。

    梦见回到了外婆家里,外婆给她做她喜欢的大肉面。

    肉是扣肉,用的是五花肉,切成薄薄的一片,用酒糟放在一起蒸的,非常非常好吃,也是外婆最擅长的一道菜。

    她看到外婆,脑子里有个想法告诉她,外婆已经死了,那现在是在她的梦中。

    眼泪,瞬间就流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外婆,我好想你,如果我死了,我们会重新生活在一起吧,我想和外婆一起生活。”白汐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傻话呢,天天还等着你照顾呢,你呀,外面的樱桃熟了,今年的樱桃特别的甜,你多吃点,有营养的,看你瘦的,对了,今年我想杀头猪,我们家的猪是自己养的,跟外面卖的猪肉不一样,我做一些肉圆,你带走,放在冰箱里,想吃面的时候,放进去几个。”外婆絮絮叨叨着。

    她也想吃外婆做的肉圆了。

    可是,吃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吃不到了,梦中的她,也是特别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外婆,你在那边好吗?”白汐流着眼泪问道。

    外婆只是笑,好像刻意再回避白汐的问题,又好像,听不懂白汐的话,“小汐,过年的时候,外婆给你做几件新衣服,女孩子,要漂漂亮亮的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