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慧凡也不知道,自己怎么就能做到对曲渡相信到这种地步的。

    相信到,无论曲贺阳说什么,她也坚定不移的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在曲贺阳开口的时候,她的情绪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,平平静静的说:“哦。”

    男人挑了挑眉,倒是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,仿佛也就是随口提了一句。他只在蒋家待了两个小时,大部分时间,还是跟蒋易凡在交流生意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蒋易凡明显对蒋慧凡态度好了许多,阿露过来,对蒋慧凡也是客客气气的。还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。

    蒋慧凡听过一句话,一个人对待你的态度,取决于家人对你的态度,所以上次蒋国攀当着蒋母蒋易凡的面提起这件事情了,蒋易凡大概是回家跟阿露提起了这件事,她的态度就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周三早上蒋慧凡起床下了楼,阿露正在楼下待着,看到她时皱了片刻的眉,却主动跟她开口打了招呼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慧凡进了厨房,拿了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阿露抱着孩子看着她,琢磨了一会儿,说:“曲总跟你起什么矛盾啦?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阿露讪讪道:“那妈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慧凡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回家,妈就跑我那边去住了,说什么都不愿意回来。”阿露好奇的看着她,“你是不是说她什么啦?我问她就回避。”

    蒋慧凡还以为,蒋母跟着朋友出去旅游了,没想到原来居然是去了阿露那里。

    阿露又道:“有一天我跟妈一起吃饭,提到你一句,妈眼睛居然还红了。”

    蒋慧凡默默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说:“你要不然,转告她一声,让她回来吧。我也没有有她在,我就不想回家住。”

    阿露就大概懂了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蒋母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蒋慧凡一会儿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蒋慧凡其实一直想等她说一句抱歉,或者以后会多花心思在她身上的话,可是蒋母并没有开口,她只叫了一句“小蒋”,就什么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晚饭,一桌子的人也吃得很沉默。蒋国攀看着蒋慧凡的状态,心疼不已,犹豫了很久,饭后把她叫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蒋慧凡一脸懵,蒋国攀的书房,其实她都并没有进来过几次,只有年轻那会儿不乖,惹事了,蒋国攀教训她才会把她给叫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,怎么了?”她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蒋国攀在他的书架上翻找了好一阵,在找到那本相册时,手顿了一下,还是把它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慧凡翻了下相册,相册里面,是一个女人的照片,女人长得很好看,就是冷冰冰的,乍眼看上去,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抬头看了蒋国攀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蒋,有件事情,爸一直都没有告诉你。”蒋国攀的眼神带了点别人看不懂的情绪,斟酌好一会儿,说,“你母亲,并不是生你的那个。照片上这个女人,才是你真正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蒋国攀年轻的时候,条件并不好。

    父母为了家里的生意再次东山再起,把他送到了谢家,给身体不太好的谢家大小姐当男人。当然,更加重要的是,照顾谢家小姐的身体。

    蒋国攀年轻气傲,从来都是天之骄子,蒋家也只是一时之间落魄了,他骨子里还是那个贵公子,根本就看不起谢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然而只有伺候谢家大小姐,蒋家才能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蒋国攀不得不俯低做小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他十九岁那一年,承担起了照顾谢柔的工作,包括送谢柔上学放学,还有陪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谢柔的身体很弱,但是性格寡淡,还有个爱好,就是谈恋爱。小小年纪,就经历过不少男人,男朋友也是一天换一个。蒋国攀每次去接她的时候,总能看到她和不同的男人走在一块儿,两个人勾肩搭背的。

    谢柔看见他时,又会放开那男人,来抱着他的胳膊,当着那个男人的面。

    蒋国攀并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女人,所有人,都应该要像他母亲那样,知书达礼,不乱来。谢柔几乎是挑战着他的三观。

    可他告诉自己,忍一会儿,等蒋家东山再起了,他就可以走人。再也不用跟这种跟他三观不合的女人相处在一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似他如玉生烟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