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琪的声音,热烈而又直接。

    这种表达方式,作为同样身为女人的傅清也,是很难学会的。她不是什么落落大方的人,在爱情里面更加不是,就连一句喜欢的话,也得想上好久,才决定要不要表达。

    蒋慧凡心里的喜欢,大概是嘴里的无数倍。

    所以傅清也说,她这种性格在面对爱情的时候,相当的吃亏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性格这东西,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。

    此刻,从蒋慧凡这的角度看过去,甚至能看见,安琪在说完那句话以后,是直勾勾的看着曲贺阳的,她的眼神很明亮,也带着强势,似乎是非要逼他做出选择不可。

    “曲哥,你就说说,你喜不喜欢我。”安琪道,“你这个人别那么含蓄,每次你都不在我面前承认对我的喜欢,可在别人面前,每次都是大胆直接的承认,你敢跟别人说,为什么就不敢直接对我说呢?”

    曲贺阳极淡的皱了下眉,道:“安琪,这些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安琪不太赞同,“不是说爱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准吗,曲哥,曲渡对我不好,你跟他比起来,不知道对我好上多少倍。你不愿意直接承认对我的喜欢,是我总是拒绝你,让你没了安全感是吗?”

    曲贺阳低着头看着她:“是我刚刚的意思,还不够明显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说的是,我们不会有以后。可我觉得有,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的。”安琪道。

    曲贺阳的心情有点复杂。安琪之前,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过话,每次喊他“曲哥”的时候,也总带着几分利用的味道,可是今天,她在服软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这次来的目的,是想有多点时间跟蒋慧凡相处。他很确定,蒋慧凡要是不嫁给自己,他不甘心,以及有种他不太摸得明白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一边,蒋慧凡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的生日已经过去了,她明天就可以走,她想先回去看看机票。

    而曲渡并没有再跟她一起,他好像迈着脚步离开了。去哪了,她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或许,去找那些爱说流言蜚语的人报仇去了,也或许去忙活其他事情。但是就算是前一种,又有什么关系呢,谁叫那些人爱胡说八道呢?

    多行不义必自毙,古话当然是有几分道理的。

    曲贺阳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蒋慧凡坐着和叶老先生聊天,老人家今天心情好,情绪波动大,怎么样都睡不着,就干脆起床,下来找小辈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外孙媳妇儿,是他最想交流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刚刚进来的曲贺阳开口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叶老先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冷哼了一声:“刚刚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走了走。”曲贺阳看看蒋慧凡,她坐着没动,也没有跟他有眼神交流,微微一顿,然后继续看着老爷子说,“今天晚上吃多了,出去消消食。正好许久没回来,逛了逛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出去逛,就把媳妇儿丢在这里了?”叶老爷子把拐杖狠狠的往地上杵了杵,“小蒋第一次来这里,人生地不熟的,你也不好好想想,她一个人,有多孤单。”

    蒋慧凡笑着说:“外公,我没事,跟你聊天我也挺开心。”

    曲贺阳的视线再次移到蒋慧凡身上,带着点歉意说:“我出去的急,忘记把你叫上了,你想跟我出去走走吗?”

    蒋慧凡依旧维持着个笑脸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笑脸让曲贺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对于蒋慧凡而言,这是最后一次相处了,他说,帮外公过完生日以后,就会彻底的,不打搅她。跟一个没有关系的,且心里有人的男人保持距离,其实是最应该做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反正她觉得保持异性距离,保持分寸,是一种礼仪。

    在被她拒绝了以后,曲贺阳抿了一下唇,然后继续坚持说:“出去逛逛吧,尝尝这边的小吃。回了a市,可就尝不到了。你不是最喜欢吃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她自己一个人逛的时候,就吃过了。

    蒋慧凡早就习惯了谁也不靠,自己一个人解决自己一个人的事情。很早之前,她喜欢什么事情都拉上傅清也,现在她也戒了。

    好朋友依旧是好朋友,只不过人家有了自己的家庭了,她就不应该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似他如玉生烟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