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好怕宁南絮离开我

    主卧室内,又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走道口,盛怀琛才接起了手机:“查出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爹地,你哄哄宁南絮就会好的。好不好?”盛家恒在求着盛怀琛,扯着他的手,“宁南絮这样我好怕呢,我好怕宁南絮会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盛怀琛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们吵架了。”盛家恒用的是肯定句,“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我看见了,但是我还是相信宁南絮不是这种人,宁南絮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很久,盛怀琛才说:“你进去把,多陪陪她。她看见你,起码是放松的。”

    盛怀琛见盛家恒没走,薄唇动了动,但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口,盛家恒也不敢多问,就只是跟在盛怀琛的边上。

    盛家恒扁扁嘴,没走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先去玩吧。”盛怀琛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盛家恒小心的看着盛怀琛,胖胖的小手就这么牵住了盛怀琛的手:“爹地…”

    好像也不是第一次问盛家恒这个问题,盛家恒也不是第一次给自己这个答案了。盛怀琛低眉垂眼的,眸光再看向盛家恒的时候,却多了一丝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家恒给了答案。

    很久,是盛怀琛打破了这样的沉默:“你很喜欢宁南絮吗?”

    盛家恒更不敢说话了,始终低着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认知,让盛怀琛越发觉得嘲讽。

    一个放大版的盛家恒。

    宁南絮委屈的时候,和自己认错,也就是盛家恒现在这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盛怀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人,安静的看了很久,忽然就这么自嘲的笑了起来,他竟然在盛家恒的身上看见了宁南絮的影子。

    盛家恒没了平日跋扈的样子,倒是变得安静了下来,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“爹地,宁南絮没事吧?”盛家恒很愧疚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她出去走走也会这样,我只是好意。”

    而后,盛怀琛才挂了电话,在挂了电话后,盛怀琛就看见盛家恒小心的站在一旁,小脸上带着紧张和忐忑,就这么看着盛怀琛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栋应声。

    很久,盛怀琛才开口:“给我查。”

    宁南絮知道还是不知道?

    所以,这人是敌还是友?

    能为宁南絮这么出头的人,更是数不出来。如果是慕晚歆的话,那么直可能涉及到盛怀景。但是如果是盛怀景,就势必动用到盛家的力量,盛怀琛不可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宁南絮在南城其实认识的人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一边的人想拖宁南絮下水,一边的人拼命的想把宁南絮从污泥里捞出来,但是谁都没出现过,不管发生什么事,就这么藏在幕后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事情看似明朗,却又走向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这话,让盛怀琛的眉头拧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虽然厉澜宸也让人处理了这件事的,但是厉澜宸在南城的影响力显然甚微,想把一件已经冲到舆论口的事情完全的改变风向,能力还不足够。

    厉澜宸现在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李栋:“目前没查出来。但是对方并没恶意。很维护太太的立场。唯一可以排除的,这件事不是厉先生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谁做的?”盛怀琛问的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下场的也都是南城出了名的几个大V号。包括一些控评的营销号下场后,现在对太太不好的舆论已经逐渐发生偏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。”李栋继续说着,“我给您的手机发了一个链接,里面的这个帖子很

    盛怀琛的眉头拧的很紧,抄在裤袋里的手拿了出来,就这么抓着扶手,蓝牙耳机仍然在闪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许繁星的话,那这背后的人又会是谁?

    这件事,许繁星看起来巧合又无辜,但是却又绝对的下手动机,许繁星喜欢盛怀琛的事情,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栋自然明白盛怀琛的意思。

    盛怀琛仍然双手抄袋站在原地,一字一句交代的格外清晰:“给我彻查,从银行转账到通话记录,一个都不要放过。”

    李栋恭敬的应声。

    “查一查许繁星。”盛怀琛说的直接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,就好似完全找不到许繁星的任何苗头,包括全程的监控下来,和许繁星有关系的画面,李栋都看过了,许繁星就只是去参加一个很平常的酒会,甚至连和厉澜宸接触都没有过。

 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宠上云端:机长追妻100式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