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怜更气了:“你们真把这儿当自己家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怜弟。”

    “顾茫你找死——!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很快就要当宫主的人,我们俩跑来给你效力,给你的弟子们当授业长老,虽说到时候是隐姓埋名吧,不过实力也在啊,都没有问你抬价钱,一家人嘛。”顾茫挂好了灯笼,飞快地从椅子上跳下来,躲避着慕容怜的攻击,“一家人一家人,有话好说,有话好好说!”

    “谁与你是一家人!谁与你好好说!”

    顾茫大笑着,绕着围廊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墨熄立在原处看着他们俩,端的是无语苦笑。

    所谓劫后余生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他选择在血池底与血魔兽同归于尽,已是做好了万劫不复的准备,逆转石里的神明与他说过,只要选择了牺牲,就注定会魂飞魄散,永不入轮回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从来没有预料过,自己睁开眼睛时,会又回到那逆转石中。

    而那个诓人的神正与顾茫交谈着什么,顾茫看上去也是一脸茫然,见他睁开了眼,那茫然里便骤然现出了惊喜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啊,墨熄,你也醒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当时墨熄胸腔里还弥散着浓重的悲凉与痛苦,陡地见到他,便以为是死后在那金色雨里的一场幻梦,看到的顾茫幻影,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听着那神明絮语,缓了很久,他才明白过来,逆转石之神并非是别人以为的什么都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神既为神,哪怕只是天神的一片残影,挽救几个凡人的性命也并非什么难事,更何况他们俩体内还流淌着仙兽与魔兽强悍的灵流。

    只是欲让逆转石施救,受验之人必须自救。

    唯有救赎了自己本心,经受住了逆转石考验的人,才能被它保护着泅渡上岸。逆转伤,逆转痛,逆转曾经支离破碎的心脏,逆转换作了湛蓝颜色的眼眸,逆转死亡。

    这是天神对逆转石选中的命定之人的愧疚与偿还。

    “你选了一条让我敬佩的路,墨帅,多谢你,能让这一切如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那封存在逆转石里的神明灵体说完了这最后一句话,便散作了烟云,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完成它存世使命的最后,他恢复了顾茫未受黑魔淬炼时的康健状态,也恢复了墨熄与顾茫的生命,将他们送到了他们想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面对逆转石天地里缥缈的雾气与隆隆的回声,劫后重逢的墨熄与顾茫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最后顾茫咧嘴笑了:“你去哪儿我去哪儿,这一次,顾茫哥哥再不诓你。”

    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再也不是密探,不是叛徒,亦不再是将帅。

    我终于只是顾茫,是你的顾师兄,你的顾茫哥哥。

    我终于只需守护着你,终于只消长伴着你。

    而他们想去的地方,那自然不会是帝都。

    帝都霸业千秋,满城尽是权谋,如今燎国军退,重华迎来了一段久长的升平。墨熄投入率然玉简于帝都河中,告诉了梦泽他无意复仇相争,但他会一直看着——看着重华在这个新君的手里,到底会变成何种模样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瞧来,慕容梦泽没有辜负这一次际遇。慕容梦泽并不是个赤诚之子,纯善良人。但她和慕容辰的目的,从来就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慕容辰想做一统九州的无上霸主。

    而慕容梦泽渴望的,则一直是别人称他作一声“贤君”、“明君”。

    他会为了这个目的不择手段,也会为了这个目的殚精竭虑,付出一生。

    而这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选了临沂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富庶之地,但听说慕容怜要来此兴建学宫,开宗立业,广收天下士。顾茫听来倒是觉得欢喜。

    慕容怜到底是他在世上除了墨熄之外,剩下的纽带最深之人,是他的血亲。

    顾茫很高兴慕容怜最后选了这样一条路。

    如今墨熄立在院中,看着顾茫和慕容怜你追我打,院子里的泡桐花流泻如淡紫色的瀑布,满庭芬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余污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