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春生微微挑眉,笑着打招呼,“天佐啊,什么时候来的?刚顾着跟程双说话,都没看见你。”</p>

    冼天佐说:“刚到。”</p>

    他手中拉着牵引绳,鱼丸和血糕冲着程双的方向使劲,冼天佐顺势走上前,鱼丸立马跳起来往程双腿上扑,血糕闻了闻程双和程春生的腿,猛摇尾巴。</p>

    程双突然被戳泪点,拼命忍着,不敢在程春生面前露馅儿,她跟冼天佐生气,本不想再碰他的东西,可一看见鱼丸和血糕,心里又纠结的难受,他是他,狗是无辜的,而且她什么反应都没有,程春生肯定会看出端倪。</p>

    短暂权衡,程双蹲下去,佯装无意的跟两只小狗互动,“鱼丸,血糕,几天没见,你们还记得我啊。”</p>

    冼天佐垂目看着程双,程春生笑着问:“天佐吃饭了吗?”</p>

    冼天佐如实回道:“没有。”</p>

    程春生说:“正好,我跟程双要去吃饭,一起去,你们等两分钟,我把鱼丸和雪糕送回去。”</p>

    程双没抬头,兀自道:“他有事儿,别耽误他了。”</p>

    程春生问:“你等下还有其他事?”</p>

    冼天佐说:“都忙完了。”</p>

    程春生笑说:“行,我先把它们送回去,你跟程双聊一会。”</p>

    程春生从冼天佐手中接过牵引绳,程双哑巴吃黄连,短时间内想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,只能任由程春生牵狗离开,她看着程春生的背影,程春生很高兴,她听不见他嘀咕什么,八成在说回家给它们吃零食。</p>

    冼天佐站在程双面前,见她目中无人,待程春生走远,他主动开口:“对不起。”</p>

    他才说了三个字,程双开口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鱼丸和血糕我留下,我爸喜欢,多少钱,算我跟你买的。”</p>

    她抬眼看着冼天佐,面色坦然,实则喉咙都酸得发疼。</p>

    冼天佐一眨不眨的看着程双,“我知道不是狗的问题,我跟小颜是家人,不是你想得那种关系。”</p>

    程双说:“你不用跟我解释,我们也不是情侣关系,你跟谁当家人是你的事儿,之前纸上忘记说,那天是我鲁莽了,我不该跟你发脾气,本来就没有不高兴的资格,狗是你的,你爱给谁给谁,家也是你的,你爱让谁进让谁进,你千万别跟我道歉,我会怀疑你在故意寒碜我。”</p>

    冼天佐心里难受,脸上表现不出来,关键嘴也不好使,“你别这么说。”</p>

    程双闻言,轻笑出声:“不想听我说话?好,那我不说了,大家心里明白就好。”</p>

    说罢,她抬腿要走,冼天佐拉住她的手臂,“程双…”</p>

    程双鼻子都酸了,咬了下牙,强咽下口中的酸涩,“我想清楚了,强扭的瓜不甜,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,是我手欠嘴也欠,非要撩你,其实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对…”</p>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被拉得往前一冲,脸撞到一个温热的胸膛上,冼天佐用力抱着她,力气大到她她有片刻的恍惚,是不是撞在墙上面。</p>

    熟悉的低沉男声从头顶传来,“别后悔……后悔也晚了,我不会放你走。”</p>

    程双闭上眼睛,可眼泪还是从睫毛下汹涌而出,她越想干脆利落,他越要把她变得婆婆妈妈,这个挨千刀的死男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闵姜西秦佔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