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纱帽底下是婵娟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<script>p1()</script> ?    第176章 纱帽底下是婵娟    “啊”然后是男子宣泄般的嚎叫声,撕裂了郁结的夜空,天空莫名的就开始起风了,下雨了。    冥夜微微叹了口气,脚步一转,刚刚要走进屋子里面时,男人的身影却忽然从她身边掠过,发疯似得跑开了。    屋子里面,清月蹲在地上,脸色荒芜,发丝凌乱,飘扬在她那张巴掌大的苍白脸庞上。    冥夜蹙起眉头,难怪师父不让她们这些雇佣兵动情,原来爱情哪里有书上说的那么美好什么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爱情美好的背后,都是让人痛彻心扉的沉沦。    冥夜走到清月面前,学着师父的口吻,道,“清月,我是一名杀手,从小到大,师父都教导我们,不能对任何人动情。因为杀手如果有了感情,心里就有了柔软的地方,会成为敌人攻击我们的致命缺点。我一直遵守着师父的教导,让自己的心,变得很冷。尽管外面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可是我的心里永远住着冬天。这样的我,活的很随性,很洒脱,因为无牵无挂,便无忧无虑。”    清月似懂非懂的望着冥夜,姐姐说她是杀手,清月就更加崇拜她。仿佛冥夜是一名游离四方自由自在的散仙,不受约束。自在逍遥。    “姐姐,妹妹会像你一样,放下所有的感情,做一个没有牵挂没有烦恼的人。”清月说。    冥夜望着大门外,“你能放下他”    清月涩涩笑道,“不放下又能怎样他还有大好前程,而我不过是一个不洁的女人,他和我纠缠不休,纳兰廷不会放过他。我这辈子,爹娘对我无情,弟弟对我无义。几次生病在生死边缘徘徊,都是他背着他爹娘偷偷给我抓药他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,我怎么舍得连累他”    冥夜叹口气,对爱情懵懂无知的她,似乎认识了爱情的冰山一角。原来爱的双方,也能将对方血淋淋的伤害着。    清月忽然请求冥夜,“姐姐,我们离开帝都吧好不好”    看着她那张那么稚嫩却沧桑无比的脸,冥夜点点头。原本她是想在繁华帝都捞一笔丰厚的银子再离开,不过看到清月那么痛苦的样子,冥夜便决定尽早离开。    只是离开前,冥夜是不论如何也要带走安府的人。爹爹如今对她十分疼爱,冥夜总觉她是家中的长姐,是家里的顶梁柱,她应该为安府的浮沉命运做打算。    落拓的凤凰不如鸡,安府在帝都早已失去立足之地,离开帝都或许还能有壮大的机会。    天一亮,冥夜便带着清月敲开了安府的大门。    自从安府被抄家后,冥夜便从自己的私库里拨了银子给他们买房产,可是安父舍不得用女儿的银子,在帝都偏僻的贫民窟处买了这么一座不打眼的破旧院落。    冥夜望着这断垣残壁的院子,心酸非常。    当安云裳打开门时,便看到冥夜眼里竟然有些湿润。冥夜却立刻将眼泪给憋了回去,笑着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