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偷亲芳泽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<script>p1()</script> ?    第74章 偷亲芳泽    秦王望着她熟睡的脸,也许是她年龄尚小,粉雕玉琢的脸庞还有可爱的婴儿肥,翦水秋瞳一旦关上,那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稳重就消失不见。    他只看到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。    他将她轻轻放到床上,实在没忍住,俯身偷偷亲了她一下。少女的肌肤太美好,细若凝脂,触感妙不可言,他没舍得离开,而是在她的唇上辗转了一翻。    当他离开时,云夏忽然睁开一双风华濯濯的美瞳,眸子里弥漫着困惑。    这人竟然偷亲她    他对她莫不是动情了    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    从她给他写植物志的时候    不,以她对他的了解,这人多疑,爱猜忌,倘若他对她没有好感和信任,他是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画稿交给她的    所以应该在更早的时候    是她帮他救出宫廷之乱的时候还是她救他出猎场围杀的时候    云夏的眼里笑的有些狡黠,大夏国第一战神王,冠盖群英,美若神邸下凡,竟然对她动了情    那么她呢在她被炸爹用弓箭无情胁迫时,他用手捂住她的双眼,她那一刻的心,是非常柔软的。她对他产生了好感。    这样的好感是不是爱情,能不能支撑她留在他身边一辈子,她不知道。    时间会告诉她答案。    眼下,她要做的是乘胜追击,让他将她爱得死去活来,说不定很快他就会把王府的财务大权交到她手上了。    翌日,云夏吩咐寒枝去一趟将军府。    虽然渣爹无情无义,她对将军府也无半分好感,可是既然秦王好心提醒她了,若是她对将军府的命运浮沉漠然视之便会惹人生疑。    更遑论,将军府至少还有一位陈姨娘,待她非常亲厚。    她让寒枝给渣爹带去一句话,“寒枝,你就捎个口信给我爹,就说爬得愈高,摔得愈疼。还有,将我娘接到王府来玩几天,就说我想她得紧。”她这么安排,无非就是想让陈姨娘避过这个祸端。    “诺。”寒枝乖巧的应了声,便披上斗篷出去了。    午膳后,寒枝回到玉衡院,却是孤身回来。    云夏望着寒枝,微微不安,“我娘不愿意过来”    寒枝脸上有些歉疚,“王妃,奴婢没能把夫人带回来,真是没用。夫人说了,她在那里住惯了,换了地便睡不着觉。”    云夏轻轻叹息,“罢了。就随她的心吧。”    云夏万万没有想到,宫廷的诡变远远比她想的更加深邃莫测。就在那天,支持三皇子的太后和支持五皇子的皇后娘娘发生了正面的冲突。    太后一直防范着公然支持五皇子的秦王,可是她算漏了一个人:纳兰嫣然。    当纳兰嫣然神不知,鬼不觉的带兵封锁了慈安宫后,太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她输了。    输给了秦王。    虽然秦王不在朝政,可是他的爪牙无处不在。    当皇后得意的闯入慈安宫向太后炫耀自己的成功时,太后并没有输者的卑微,她依旧是如此的盛气凌人,依旧是高高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