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。

    随着国庆节的结束, 夏日灼热的天气如潮汐般退去,凉凉秋意踏着轻缓地脚步而来。

    季安不想去上班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的复杂愁绪挤满大脑。他既害怕陈牧会是跟踪狂, 又害怕他不是……不管结果如何, 都是他不想见到的。

    楚源似乎有所察觉,主动陪着他去了补习班。

    他到的时候, 陈牧还没过来, 心不在焉的上完两个半小时的课程, 送走学生后。季安并没有离开,反而就呆在办公室里等陈牧, 大部分的老师都走了,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位值班老师。

    陈牧到达办公室时, 时钟已经跨过了十点。

    高大的个子,俊秀沉静的面容,看起来成熟可靠。他似乎有些疲惫,即使隔着眼镜,也能看到眼底的青灰色,见到未走的季安, 他明显的迟钝了一会儿, 才招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 怎么还没下班。”

    季安抿紧唇角,目光直勾勾的落在男人缠绕着绷带的右手上。

    或许是早已有所预料,如今尘埃落定, 他反而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, 连带着愤怒都变得有气无力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 才咬着牙从嘴里吐出三个字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陈牧顺着他的目光,不明所以的看向右手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,他遮掩似的将手藏在背后,抬高下颚,面色绷紧,“不小心受了点伤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值班的两位老师察觉到氛围不对劲,彼此对视一眼,静悄悄的离开了办公室,带好办公室的门,将一切都隔绝在室内,任由他们解决。

    季安羞于说出跟踪狂、痴汉,这两个词汇,显得他非常的弱小。话语难免含糊起来。

    陈牧茫然的听着,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头顶的白炽灯打下明亮的光,透过纤细的发丝,在鼻梁上打下一道道阴影。

    楚源站在青年的身后,琥珀色的双眸无机质般冰冷,他揉了揉眉心,宽大的手掌遮住表情,等拿下来后,脸上便又带上恰到好处的愤怒与担忧。

    “陈学长,之前那些事,都是你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陈牧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安安之前收到的礼物,是你送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送过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楚源打断了。男人牵起季安的手,保护的挡在他的身前,高大的身形像是一座坚不可摧的高山,带给季安极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陈学长,你是喜欢安安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双方如同楚河汉界,泾渭分明。被弹出世界的陈牧感到了极大的不安,烦躁的解开领结,目光森寒的盯着楚源,仿佛想从他身上挖出血肉来,不复之前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喜欢,你也不能做这么过分的事。”楚源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什么,不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还不觉得自己过分吗?”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转而担忧的看着身后的青年,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安安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季安被楚源牵着手往外面走,陈牧追过来,想要问清楚,结果手还没碰到青年,就被对方一个闪身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漆黑的眸中含着一层水雾,桃花眼有气无力的半垂着,浑身上下都写满抗拒。

    被暗恋的人如此对待,陈牧身体一僵,等他反应过来后,眼前已经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办公室里,独留他一人。

    黑色轿车在马路上行驶着,楚源拿出一瓶矿泉水,递给副驾驶上愣神的青年:“喝两口水,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季安勉强露出一个笑,扭开矿泉水瓶,一口气喝了半瓶水。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入肠胃,让他的情绪逐渐平缓下来,把玩着瓶盖,他低声道:“没想到真的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比我想象中好一点,找到了人,至少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楚源点头,前方路口将车拐外,来到一个通宵营业的烧烤店内,“走吧,今晚我们不醉不归,好好的发泄一下情绪,今晚过后,就将这一切都忘掉。”

    “好!!!”

    熟悉的人做出这种事,即使季安努力调整,肯定还是免不了低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我的游戏画风与众不同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