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出董事长办公室,龙学远掏出手机,边跑边拨号。

    “喂,事情不对,程然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没等龙学远把话说完,一个拳头猛的砸在他脑袋上,直接把正在疾跑的龙学远打的飞起来撞在墙壁上,然后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白熊出现在他面前,捡起手机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出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熊只能听到喘气声。

    从气息的厚重度上来看,这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锦东集团不远处,街边的一辆车里。

    女凤拿着手机,听着电话那头的默默无声,面色十分阴沉。

    她只听到了一句,程然没有……

    没有什么?

    没有回来,还是没有失忆?

    她没挂电话是想听听那头的声音是否是程然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却也迟迟不说话。

    猛地,她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灼眼的白色光柱打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对面一辆汽车忽然打开远光灯,“吱吱吱……”一阵车轮刨地的声音响起后,就如同一匹脱了僵的野马一样,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女凤心底一沉,知道中计了。

    白熊拿手机跟她互听喘息声,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,她的信号定位就被查到了。

    女凤来不及细想,扔掉手机,直接蹿出了车子,就地一滚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辆车撞在一起,她那辆直接被撞的后退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女凤滚出去七八米,抬头,面前出现一座高塔。

    陈东皱起眉头,嘀咕道:“女的?”

    看着身高两米的陈东,女凤忽然有种错觉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,跟陈东站一起,就像一个大人领着一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乖乖的跟我走,还是要我动手?”陈东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神情严峻的女凤,突然一改画风,嘴角微微弯起,对陈东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像陈东这种铁汉,也会打女人吗?”

    说着她还站起来欺近到陈东身前,伸出芊芊玉指想要去触摸他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手腕却突然被陈东一把攥住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,那你应该知道我的职业。”陈东冷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女凤面色突变。

    陈东是杀手。

    杀手对女人下手,不存在任何心理障碍。

    于是,她的指甲突然变长。

    然后突然回弯,眼看就要刺到陈东握住她手腕的手了。

    陈东反应也是快,直接松开女凤,然后一脚踹向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女凤刺中,因为这都是些玩毒的人。

    女凤架起手臂,挡住了陈东这一脚,可自己也被强大的冲击力,撞的后退了七八步。

    两只看似纤细的手臂,麻的就跟没了知觉一样。

    陈东没想给她喘息的时间,紧接着就又飞身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银光,就像一道半月一样,斩向陈东。

    陈东的身子猛然一顿,然后快速侧身。

    一把刀削掉了他大片头发。

    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劲装里持刀男人出现在陈东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刀很夸张,就像古代唐刀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我挡住他。

    ”黑色劲装男对女凤说。

    陈东微微皱眉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苗地第一刀王”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那个被李肃一招干趴下的苗地第一刀王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事件后,这位刀王先生的傲气没了,反而多了一份谨慎。

    就正如面对眼前的陈东,他不敢有任何大意了。

    辛阳市的高手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。

    女凤深深的望了陈东一眼,没有废话,转身向深夜中跑去。

    陈东想去追,可那把刀直接拦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不得已,他也只能从胸口的位置抽出了自己的弯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锦东集团某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一盆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隐龙为婿程然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