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

    李桑十四岁时, 容君池正是十七的年纪。少年棱角尚且尖锐,倨傲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照楚虞的话来说就是, 这孩子随了他爹。

    可李桑这个年纪,上了私塾识得了不少人, 再也不是那个只会跟在容君池身后喊哥哥, 要容君池陪她捏泥巴的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一日李桑只不过是同邻座的男孩儿抿着嘴角笑了一下, 于李桑来说这不过是大家闺秀的礼仪, 可看在容君池眼里可就变了味儿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甩脸色,一个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李桑也不高兴了, 怨怼道:“我就是说了两句话, 我连话都不能同旁人说了么?我又不是家里养的猫猫狗狗。”

    容君池正气着呢,听她这么一说也来劲了, 冷着脸道:“对啊, 你就是不能跟人说话, 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桑瘪了瘪嘴:“你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她红着眼眶跑了,容君池没追, 二人就这么冷着好几日, 谁也没先低头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 这日容君池一下学就被薛满满给拦住了,薛满满噼里啪啦一顿问:“真的么?桑桑是公主真的么?”

    容君池拧了下眉头,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薛满满愣了一下:“我爹跟我说桑桑是皇上的女儿,那不就是公主么?她今日都没有来学堂,是不是已经走了?”

    薛满满没有注意到容君池难看的脸色,还自顾自道:“李桑, 李…桑?皇家也姓李。”

    容君池脑袋一下炸开,蹭的一下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宅子里今日有些安静,容君池心跳一下静了下来,心里仿佛断了根掀,叮的一声,他猛地捂住耳朵,扶着雕栏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还是徐妈妈先瞧见了他,忙过去扶着:“小公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君池拉住徐妈妈的手臂:“李桑呢?”

    徐明珠顿了一下,脸色有些为难,踌躇半响道:“小公子还是去问夫人吧。”

    容君池脸色一下沉了下来,脚步沉重的往主院走。

    楚虞和容庭二人就坐在院子里,仿佛在等他似的。

    容庭也没废话,招手就叫他过来:“都听说了?”

    容君池冷着脸点了下头,嗓子微哑:“她真的是?”

    毕竟是自个儿的亲儿子,楚虞看他这个样子实在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其实两年前苏裴就来过,说是等李怅彻底坐稳了皇位,时机到了,就以流落在民间的公主这一身份将李桑接回去。

    顶多,李怅也就多了个风流的名声。

    楚虞缓缓点了下头:“今早刚走的,桑桑那丫头去你屋子里找过你,没瞧见你,就给你留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示意邹幼一眼,邹幼便将一枚雕着半只老虎的玉佩搁在桌前。

    楚虞伸手偷偷推了推容庭,示意他安慰容君池两句。

    这玉佩本是一对,桑桑将这个还给容君池,可见其意图。

    桌低下楚虞一直拧着男人的手,容庭蹙了蹙眉,反手将她握住:“反正你也不喜欢桑桑,你都几日没跟人家说话了?”

    嘶…

    楚虞闭了闭眼,她让他安慰儿子,没叫他补刀啊!

    容君池确实胸口一疼,闷闷的拿着玉佩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桑的离开确实是对容君池打击过大,任谁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自打桑桑姑娘走了之后,小公子不爱玩也不爱笑了,成日就抱着书在屋子里读,也没再和人打过架。

    忽然一日,容君池从屋里出来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面无表情告诉容庭:“我要去科考。”

    容庭没什么意外的,反而就等着他说这句话,点了点头: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容君池蹙了蹙眉头:“爹,你就不问为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嗤笑一声,看着这个跟他有七分像的少年,得意的弯了下嘴角:“我当年为了娶你娘,也大老远上了京城。”

    容君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父子俩还挺惨的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皇帝空置后宫,膝下无子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应李怅所求,向来不掺和朝堂政事的四王爷忍痛割爱,将自己的嫡幼子李睿过继给了李怅,于是李睿两岁时便封了太子。

    至今,宫中只有一个太子,以及三年前刚接回宫的公主。

    太子并非皇上亲子,但这公主可是实打实的明珠,一入京便封了长公主。

  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容氏楚虞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