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双儿,不用服下丹药,我们走!”袁大师走到了风惊落的面前,作势就要拉起了她的手朝着外面走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见袁大师的动作,风无痕此时也算是看出来了,他的运起了灵气,将袁大师给禁锢住了起来,“袁大师,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!若是您的孙女真的没有做过的话,那么就当做是我们错怪你了,我记得,玉双也是一名炼药师,但时候,我让落儿教她炼制极品丹药,就算是对她的补偿了!”

    “殿主,我们不稀罕炼制什么极品丹药!我们不服用下去,殿主若是信任不过我们的话,我们现在就离开雪域!”

    袁大师可是知道风无痕的手段的。

    风无痕这个人对自己的每个属下都可以很好,但是,若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的话,他也能够残忍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大师并不知道,自己越是极力否认,风无痕就越是觉得那枚极品丹药就是被袁玉双下毒的。

    当下,风无痕便不再理会袁大师了,而是对着袁玉双道,“袁玉双,你是想要说实话,还是要服用下这枚摄魂丹?我的手段,你可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殿主……我……”当袁玉双看见了风无痕那双眼神之中的冰冷之时,内心顿时便一颤,忍不住地开始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想要服用下这枚丹药了。”风无痕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落儿,把你的丹药给我。”风无痕对着风惊落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说!”听到了风无痕的话,袁玉双心一横,顿时便开口道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愿意说,今天也是逃不过这个劫了!

    只是恨!慕霓裳没有早一点死!

    若是这一切,没有风惊落就好了!

    若是没有了风惊落的话,那么自己做的这一切,就不会有人发现,自己说不定以后,真的能够成为殿主夫人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袁玉双的面上,一片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那枚丹药,确实是我下的毒。”袁玉双闭上了眼睛,淡淡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听到这件事,居然真的是袁玉双做的,慕霓裳顿时便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的袁玉双,看起来是那么地善良又天真无邪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袁玉双居然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呵呵……”袁玉双睁开了眼眸,那双眼眸之中,尽是一片泪水,她一边流着泪,一边哭着看向了慕霓裳道,“因为我喜欢殿主,我想要成为他的女人,可是……他的眼里只有你,若是你死了的话,殿主也许就会多看我一眼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慕霓裳怎么也没有想到,袁玉双居然喜欢风无痕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风无痕顿时便冷笑了一声,开口道,“呵呵!就算霓裳不在了的话,我也依旧不会多看你一眼!因为我的心里,这辈子只有她一个人,若是她死了的话,那么我也不会独活的!”

    她生,他生!她死,他死!
风惊落帝流夙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