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听,说的真好听,说的好像他们真是患难夫妻一样,季南初在外人面前真是戴的一张好面具啊,谁听了这些话不觉得她深明大义,善良大度?

    要不是他知道季南初是什么人,他都差点要相信了。

    这多体贴呢,现在在他瘫了瞎了的时候说这种话,季南初可不就成了绝世好女人吗?

    难怪他家的老头子被这个女人收的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傅时漠想要马上就要起来揭穿季南初的话,但是却还是忍住了,他得继续听,听听季南初还会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他瘫了,呵呵,要是他真的是瘫了,温尔会让消息传出去吗?

    傻子,愚蠢!

    他就要趁着这一次机会,识穿季南初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南初,你当他是丈夫,他当你是老婆了吗?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在希尔顿的时候,他就带着一个苏昕出来,根本不管你的死活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他,他会做做样子的回去?想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,他回去就是为了找他和苏昕的定情信物,就是他们那个破手表!”

    夏微微气愤的说道,一想到这个事情,她就想揪起傅时漠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胡说,没有这样的事!”季南初连忙否认,不承认有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别骗我了,我之前就打电话给顾景琛问过你的情况,这件事就是他告诉我的,手表他都拿给你了,是不是?”看到季南初还不愿意说,还要帮着傅时漠说话,夏微微就气不打一处来,“我说你到底要帮着傅时漠到什么时候,这种人你帮着他说话有用?”

    “微微,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,事实怎么样的都无所谓。”季南初淡淡的说道,语气不带一点感情,她是已经真的无所谓了,不管傅时漠喜欢是谁,救的是谁,都不太重要。
傅先生的白月光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