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0章 一个理由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若说岐州姬家的山水风景美如画,这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。无论是写意还是工笔,哪怕用成名画师的丹青妙手,却也描绘不出这等如梦似幻的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夜色沉沉,琼楼玉宇上点缀着明亮的灯火,与漫天繁星交相辉映,雾霭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纠缠盘旋,更平添了无尽静谧的雅致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盛景,同姬家人世世代代的置身世外、韬光养晦密不可分。换言之,这数千年来,他们暗戳戳的避世隐居,苦心钻研的价值成果,也没拿来干啥正事儿,全用来改善生活条件了。

    布局风水,巩固灵脉,聚拢气运......分明是大西北寒冽的早春时节,凤鸣山上却是芳香吐露、四季如春。

    仅仅是凤鸣山上大大小小的符阵,就有成千上万!倘若换了一位半神强者来,开大招不要命的往里轰,只要不碰到林宇这种深谙符文阵法的变态,没有个七八年光景,也休想打到岐州姬家的腹地里来。

    铜墙铁壁、堡垒森严的世外桃源,绝对担当得起!

    论底蕴,西周皇族后裔数千年的传承,足以秒杀东方修真界的所有世家宗门,令得天岚宗、大道宗也要为之汗颜。能拥有这点儿小成就,再自然不过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时间才是真正可怕的东西。能让高贵门庭变成破败茅檐,也能让寒门贫子渐次登高,鲤鱼跃龙梦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于底蕴的积累。这世间的名派大宗、武道世家,往往传承越久远,实力就越是深不可测,便是这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林宇这一行人,被视为最最尊贵的宾客,安排进了岐州姬家最为豪华的住所。

    若说连马桶都镶着金边儿,这纯粹夸张又扯淡。不过能够肯定的一点是,甭管屋子里的桌椅板凳、还是陈列摆设,任意一件拿到俗世社会,都将是价值连城的古董,还真就未必比不得黄金。

    窗框上都雕着繁琐又精美的花纹,处处透着精致细腻,如同小家碧玉的邻家少女,同这苍茫的西北区域,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风。

    只不过,李月桐却是无心观赏。

    她正惨白着脸颊,紧咬着牙关,疼得满床打滚......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!”张碧瑶奔过来,手忙脚乱的压住她,惊慌失措的嚷嚷,“先生!先生!你快来看看啊!她......她又要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李月桐头发散乱,光洁的前额沁着细密的汗珠。她紧绷的身子狠狠一阵,猛地吐出了一口紫黑色的血,反而觉得比方才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不用......不用叫。”她牢牢抓住了张碧瑶的袖子,嘴角挂着血,满脸痛苦,“我知道......他就是想让我去哀求,他想践踏我的自尊,想居高临下的俯视我......我才不要让他得逞......”

    张碧瑶敛起秀眉:“你误会了,先生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月桐凄凉的笑了笑:“阿瑶,他没说错,我带着你们进山......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。这一路上,每当我想一了百了,他就会出现......已经两次了。他不救我,我不怪他,非亲非故,我哪敢奢求这样的机缘。但他不让我死......就让我这么痛苦的忍受折磨,又是凭什么?难道非要我卑躬屈膝的求他,才......才能......”

    张碧瑶觉得李月桐的个性真是古怪极了,倔强又偏执,面对自家先生连句讨饶的话都不愿讲,面对姬彦淮那老东西的时候,你可是没有半点儿犹豫说跪就跪啊。

    自家先生那是什么人?骨子里就带着傲气,你这么高高在上的样子,还指望他会主动冲你伸出援手,这不是做梦嘛?

    张碧瑶轻声道:“你也别多想,或许先生的意思,只是让你多想想再做决定。你不了解我家先生,你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样的事,如果你能试着了解,你就会发现......”

    李月桐仰脸望着她,神情茫然:“什么?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