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药是真的还是假的?    不——应该是他用还是不用,但要是对乔归宁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,那怎么办?    “先生您真的要用这个东西吗?我在时家都没有听过这个东西的存在,您……”时渊焦急说道。    这个药的作用到底是不是跟洛夫说的一样谁都不知道,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药的存在,要是假的怎么办?    夜箜铭将盒子拿出来,从里面拿出一支注射器放在时渊的手里,“你去检测一下这个药。”    “先生您也不相信洛夫是吗?”    “嗯。”    夜箜铭想了一下,决定还是将手里的盒子一起放在时渊的手里,“拿过去一起检测,要是发生问题的话,一定要告诉我,或者研究出解药来。”    要是真的能研究出解药,那他就和乔归宁一起忘记所有的事情,然后重新开始。    他不相信重来一次乔归宁不会爱上自己。    “先生您……”    时渊看着手里的两支药,忽然注意到一个问题,为什么洛夫会给先生两只药?    “洛夫为什么会给您两支药?他一定是笃定您也会跟乔归宁一起……然后就,先生洛夫这么做一定有别的打算。”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洛夫再打什么算盘吗?他这个人爱好男风,在他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,既想得到祁夜墨又想得到我……肮脏的想法谁都知道。”    夜箜铭想到洛夫看着自己的眼神,心里满是恶心和厌恶。    但他知道洛夫一定会给自己想要的东西,这不东西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了。    这个药他之前就听说过,只是没有渠道而已,现在东西送来了,那他就可以看着洛夫和祁夜墨斗下去。    然后他就能带着乔归宁彻底离开这里,忘记一切重新开始。    “那您……”时渊将东西都收好,心里满是滔天的惊讶。    “回去吧,要是晚回去的话,那个小丫头一定会警觉的,现在祁夜墨走了,我自然要在她的面前刷一波存在感了,不过这个药我现在是不会用的,要等到一个特定的时机。”    夜箜铭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前方的祁家庄园走去。    他已经想好要在什么时间用这个东西。    着乔归宁死亡,这样他就有机会带着乔归宁远走高飞,这个药也就派上了用场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乔归宁看着直升机飞走后,就一直站在窗前,眼眶的泪水一直打转迟迟不肯掉下来,她抬手将脸上的泪痕都擦拭干净,转身回到床边坐着。    心里满是担忧和紧张。    祁夜墨千万不要有事,我不管别人,我只想让你能平安回来。    别人的死活我都不在乎,我在乎的人只有你。    乔归宁深吸一口气,整理一下脸上的情绪后,起身走到门口,一开门她就看见祁明站在门外。    “少夫人,您……”祁明没有想到大少爷刚走乔归宁就出来了,难不成乔归宁早就知道大少爷要走?    “祁明,公司的事就暂时先交给你,要是遇到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先搁置,跟他们说祁夜墨出差了,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,稳住公司的人,还有祁严,告诉他要是宁氏集团有人不安分的话,直接给我解决了,不用汇报给我。”
乔归宁祁夜墨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