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加过这么多次婚礼,见过新娘逃婚的,也见过新郎逃婚的,可这新郎带着新娘一起“逃婚”的事情还是头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既然弄明白了,那大家就先回去吧,一会儿我会亲自去和别的客人解释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凌辰飞觉得凌辰轩这次的事情做得太过出人意料,但毕竟是自己亲哥哥留下来的“烂摊子”,他还是要好好接手处理。

    既然凌辰飞都已经这么说了,其余几个人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互相点点头便散了。

    叶梓萱转身的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身旁多了一道身影,还没来得及看是谁,手上便传来了温热的触感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只见一双大手与自己十指相扣。而再抬头,只撞进江黎那一双深邃且深情的眸子中。

    倏而,叶梓萱嘴角微微上扬,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接着往前走,并没有松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而林深看着温心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便转头离开了,突然有些心塞,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追过去

    温心倒是没有想到林深会跟过来,心里有点满意,但面上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过来干什么,你的房间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温心说完,也不给林深说话的机会,随手就要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温心”

    林深下意识地伸手阻止,“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温心也不再有什么动作,就站在那里看着他,过了大约半分钟,她放开手往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林深见此,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,然后跟进去,并顺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想说的,赶紧说吧,免得别人看到了误会。”

    温心坐在小沙发上,从茶壶中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林深一副听不懂的模样,“他们能误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林深,你少给我在这里装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温心抬起头瞥了他一眼,语气淡淡,“要是有些人又传出了什么咱们两个的绯闻,到时候又要麻烦林总您亲自出马找借口来解释,这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若是换做之前,只怕林深又不理解温心话语中的意思了,可是经过洛惜前阵子的“点播”,他现在已经大致听懂了。看来,她还是在介意着当时自己随口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自己需要找借口,也不需要解释什么,咱们两个本来就不是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深说着,走到温心旁边,微微俯下身子,伸出手来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和沙发之间。

    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使得温心浑身一僵,有些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温心,是谁和你说咱们两个没关系的,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傲娇且理所当然的语气,温心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,所以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说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在访谈里说的话是别人教我的,但是有一句话我一直没有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林深神情的眼神,温心基本上已经猜出了他即将说的话,但心里还是十分期待听着他亲口说出。

    “温心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温润的声音响起,温心只觉得心里一暖,随后满满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终于,她主动喜欢的人也喜欢她。

    有人曾说,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先喜欢上一个人,而恰巧那个人先和你表白。虽然她不知道她和林深之间究竟是谁先喜欢上谁,但不得不说,听到他这样迟来的表白,她心里的喜悦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林深看着她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于是心里有些忐忑地开口,然而还没等他问完,温心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手环住,随即温热的唇瓣便贴在了自己的唇上。林深有一瞬间的眐愣,随后便占据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伸手揽住她的腰,将她放躺在沙发上,然后俯身下去含住那嫣红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正当两人吻的深情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猛然惊醒,林深看着温心那微微红肿的唇瓣,倏而勾唇一笑。又低下头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,然后起身。

    温心此刻也回过神来,想到刚才两人的意乱情迷,脸颊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坐起身来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,然后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的包刚刚落在休息室了。”

    沐馨说着,将包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洛惜凌辰轩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