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    我估计伟哥肺都要气炸了!    我也强忍着快要笑出来。    要不是看到梅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,我还要继续刺激伟哥!    伟哥呢,让我想起那个伟哥,嫂子不是说了吗,吃了那个伟哥要有刺激才有作用,否则吃了是没有反应的,难怪林晓娟那么卖力的刺激我。    现在呢,我就拿我和晓娟的事来刺激这个伟哥。    当然不是他下面有反应,而是整个人都要炸了!    狗日的,以为我是瞎子,在我眼皮子底下见面,我就让你们见个够!    “砰!”    梅子大力的把卫生间的门又关了一下。    “梅子,上完了?”我问道。    “嗯。”梅子面红耳赤的说道。    “梅子,还是不舒服吗?”    “现在、现在舒服了一些。金水,我们出去吧,我要到柜台那里看看,那里有台电脑,我还不知道要怎么操作呢!”    梅子说着,伸手把按摩床的电断了。    “你别急啊,我还想让你给我按摩一下呢!”我说道。    “金水,别玩了,今天咱们只是来看看,以后再说吧!”    我看到梅子那样子都快哭出来了。    伟哥阴沉着脸站在那里,肯定让她压力不小,生怕我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。    不过,我之前说的话已经很刺激伟哥了吧?    我觉得应该见好就收,否则这家伙要是憋不住了,揍我就不好了。    “哦,那好吧,我们出去吧!”    梅子长长的吁了口气,也没牵我,自顾就走了出去。    伟哥跟在她后面,脚步很轻。    梅子拉开了门,伟哥先走了出去。    等我慢慢走过去,梅子才牵住我。    我这才说道:“梅子,这房里是不是还有人啊,我好像听到有脚步声。”    “哪有人啊,我又不是瞎子!”梅子没好气的说道。    “哦,可能我听错了。”我笑了笑。    然后,我们走了出去。    伟哥还站在过道上,梅子示意他离开,然后又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。    那伟哥才悻悻的往前面走去,转身前还用指了指我和梅子。    “是谁在走啊?”我又问道。    “是一个装修工人。”梅子说道。    “真怪了。”我说道,“我都没有听到他走过来的声音,怎么突然就有声音了。”    “我出来的时候,他就站在那里了,可能听到这屋里有动静,想看一下吧?”梅子解释道。    “哦,哦!”我点了点头。    我和梅子走回大厅。    大厅并没有人,只有伟哥坐在沙发上,冷冷的看着我们。    “嫂子不在这里。”梅子走到前台那里说道。    “那我们等等她吧,嫂子说,这里有沙发,我们坐会。”我说道。    “哦,就在你左手边,往前走三步。”梅子说道,同时,她示意伟哥离开。    但是伟哥没有动,反而坐在了我走过去的那个沙发上。    梅子又变得紧张起来,她赶紧走过来牵住我。    然后,她和我一起坐下,挡在了我和伟哥中间。    就在这时,另外两个装修工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。    “哟,阿伟,刚才你上哪去了?”其中一个问道。    那个伟哥挪了挪身子,说道:“我在楼上检查一下线路。”    那两个人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,那个人又说道:“美女,你和这个瞎子是什么关系呀?刚才我看你牵着他进来。”    “我、我是他老婆。”梅子不好意思的说道。    “什么,你是他老婆?”那个人很是惊讶,“我还以为你是他姐妹呢!”    另个人说道:“瞎子老弟,你才多大啊,就结婚了,还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?”    “我快满二十了,我们农村嘛,先办酒席后扯证。你们是谁呀?”我说道。    “我们是在这里搞装修的,你应该就是那个盲人技师吧?”    “对,我就是。这个店是我嫂子开的。”    “哦,原来老板娘是你嫂子呀!难怪能娶漂亮老婆,家里有钱啊!”    “这个社会,只要有钱,什么漂亮女人娶不到啊?”另个人说道,“只要有钱,明星都随便睡!”    “那是!”    我看到梅子很难堪,就说道:“她嫁给我不是为了钱,我们从小就一个村长大的,是青梅竹马那种。那时,我眼睛还没瞎,我们两家订了娃娃亲。后来,我出了车祸,眼睛才瞎了。但是,她没有放弃我,所以,她到了十八岁,就嫁给我了。”    梅子感激的看了我两眼。    那伟哥却是一脸的鄙夷。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那个装修工人说道,“这个女娃子还真是有情有义啊!”    “这样的女娃子难找!”    我马上摸到梅子的手,握在怀里,“是啊,她对我很好的,一直照顾我。其实她好不好看,这辈子我们俩个都要在一起的。”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那个伟哥才重重的哼了一声。    另外那个人笑道:“阿伟,是不是羡慕这个瞎子啊?”    “他肯定羡慕了,现在他还打着光棍呢!”    “我羡慕个啥呀?”伟哥发话了,“一个瞎子有什么好羡慕的。”    “我用不着别人羡慕啊,我知道我媳妇对我好就是了。媳妇,是不是呀?”我把她的手放在我脸上摩擦着,露出一脸幸福的模样。    “是的,金水。”梅子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白媚媚张晓峰推荐阅读